阿坝在线,阿坝新闻网,阿坝信息网,阿坝信息港,阿坝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阿坝地图 >

杭州隐秘地图之:话说仓前

时间:2018-01-13 20:1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小灰灰网络
杭州日报报业集团旗下数字报

仓前的“仓”,老仓,如用“老仓陈谷”一词话说仓前,不是贬义。能发芽,能给后人恩惠的陈谷,是天赐。“太仓稊米”,说的就是这一种陈谷、粮仓与天下的关系,能反观****的纷纭,能看出时代的变迁。

以粮仓命名的“仓前”

仓前,得名一座粮仓。凡书皆说此粮仓建于南宋绍兴二年(1132)。市井说,“跟风吃屁,大家欢喜”。如果我说查无依据,招“喷”是肯定的。

《建炎以来系年要录》卷五十一,说高宗赵构亡命海上,再到会稽建元,是绍兴二年(1132)以前。当年农历三月十四日,动身迁来临安府(杭州)。这时,几经金兵掳掠,乡民流离,田园荒芜,地方政权有没有健全,都是两说。建粮仓的可能,几乎是零。

绍兴二年建仓的说**出处在哪?余杭地方文化研究者,74岁的叶华醒先生说,是1992年版《余杭县志》,依据清嘉庆《余杭县志》。我翻阅嘉庆《志》卷十四“仓廒”,有“县仓”五座,“便民仓”三座,其中“临安便民仓在县东十里,今名其地曰仓前”。“便民仓”是“县仓”的辅助,仓前便民仓以“临安”名,应该有南宋的渊源。

查南宋最后一本方志《咸淳临安志》,十八卷“志三”的“疆域三”之“余杭县”,有“旧仓城位县东南二里安乐山,唐永正五年刺史张纲奏置”。《咸淳临安志》成书离绍兴二年至少一百三十五年,并没有仓前粮仓记载。但“旧仓城”三字,透露出一个信息:此时应有“新仓城”开建。当时襄樊一带宋、蒙战事吃紧,急需“备战备荒”。也许,此时的仓前才有了国家粮仓。

叶华醒先生同意我的说**,并提供一个信息:他收藏的全套157本《民国重修浙江通志稿》,称仓前粮仓“建于明代”。他说,这应该是“重建于明代”的漏字。叶先生踱步在几间藏书中说这话的,诚然。志书的谬误,是有的。

这天,我沿仓前塘路东走,也就是余杭塘河的北堤岸,旧时的“三里长街”。过新建的良睦路大桥,再百米,是“老粮仓”旧址。门似农家大院。有“文保”石牌两块,黑白明显:白是汉白玉的“全国重点”;黑是**岗岩的“省级”。左侧墙上,嵌不少“授予”的称号。

进门,序言室左拐,粮仓四进。管理员听出我的问有“度数”,起敬。他姓谢,说前两座地板架空的粮仓,其屋脊、瓦椽、立柱,是清嘉庆年的原物。五十年前搞“四无”粮仓,四壁改成全密封的白树脂类。1949年前,这两座嘉庆粮仓的旧址是章氏义庄的私塾,私塾的石框原门**凇U绿椎奶玫苷屡羰伲髡乒馑桔印U率系茏樱蘼燮陡唬擅夥丫投痢C窆淖詈蠹改辏屡羰俚亩拥绷瞬智罢虺ぃ越逃埠苤厥印

老粮仓的产权如今是余杭县粮食局,作为展馆,有一个农耕时期的文物陈列,投入不菲,令人称是。谢师傅说,2016年夏天,一位意大利的文史学者,从杭州坐船,顺余杭塘河西来,慕名到这粮仓。这一种文化的“朝觐”,是仓前的骄傲。

不过,谢师傅说,真正的南宋“临安仓”,旧址并非这,据考证,在三十多年前的“仓前茧站”。巧了,我从西面过来,对“仓前茧站”真有过伫立。门前宽大的船埠,临水的廊檐,墙门石缝中透出的时光啃蚀,冥冥中有故事的提示。仓前原名“灵源村”,最初的更名,应该是漕运者在粮仓前歇船的口口相袭。

是的,“江南运河”从隋大业六年(610)浚拓以来,就是为了粮食的漕运。运河的杭州端,每一条放射**的河道,本也是为粮仓的集散而建。战乱、灾荒,个中的凄苦,如今早被岁月打磨殆尽。

徐霞客与卖蛋的农妇

乾隆钦定《四库全书》之《徐霞客游记》卷二,说到徐霞客去大西南背包游的夙愿耿耿。“崇祯九月十九日”,酒友小聚,“饮至子夜,乘醉放舟。天未明,抵锡邑(无锡),同行者为静闻师”。紧接,换行:“十月初二舟至余杭,登陆,沿苕溪北岸行”。

这部《徐霞客游记》,整编了徐霞客众多的旅游日记而成。乾隆皇帝钦定过,也不见得好到哪里,乏味。徐的《浙游日记》就有趣了:“崇祯九月十九日”动身,经无锡、苏州、西塘,二十八日到杭州后,游览街市、西湖、诸山,笔笔有味。“十月初二”的“上午,自棕(松)木场,五里,出观音关。西十里,女儿桥。又十里,老人铺。又五里,仓前。又十里,宿于余杭之(苕)溪南”。

对照徐霞客日记,每一次“舟行”交待得清清楚楚。但在《浙游日记》中,他并没有写明到余杭是坐船。按徐霞客通常的健步推算,哪怕年过五十,从观音关(如今的“观音桥”北侧)到“余杭之溪南”,一天走三十五(市)里平路,小菜一碟。

看《1949年杭州市****区划图》,出观音关,在余杭塘河北侧,有溜直的塘堤路,过仓前,至老余杭县城。叶华醒说,他幼时,此路全是青石板。土改后,无畏的乡民撬石板筑屋基、盖猪圈,就渐渐成泥路了。

那一天,谢师傅送我到粮仓展馆外,我说起塘堤路。他指了杭州方向,说他读小学时,农妇提篮一只,三、五斤鸡蛋,去湖墅售卖,就是靠两脚沿塘堤路走的。顶星星去,傍落日回,省得几角坐船的钱。谢师傅今年55岁,这话也就四十五年以前。那日,我在夕阳下东望,一片枯黄无际,真有了健步的冲动。据说,1958年后,余杭塘河东段改道走了康家桥,堤岸近杭州一段,被沿路“公家”阻断。再往前,临平经三墩、过仓前直到老余杭城修了县道,仓前与杭州,就没有了“杭县”时期的“唇齿相依”。

仓前塘路,就这塘堤路的一段,它东起灵源桥,西至城西桥,旧时三里长街,上千年的河埠商市。谢师傅幼时,河中船只多得交会都难。某日涨水,灵源桥,这一座青石拱桥,轰然一声,被大船撞成两截。那时,横跨余杭塘河的桥很少,桥一断,人只能望河兴叹。

杨昌濬与太平军

《平浙记略》,作者杨昌濬。和左宗棠、洪秀全一样,杨昌濬也是科举屡考不中。好在乱世出英雄,他率领“楚军”一部,参与平定浙江的太平军,从同治二年(1863)打到次年,仓前是一个战场。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